2021年11月20日 作者 admin

魏永康的人生 不应徒留伤仲永的哀叹

魏永康的人生 不应徒留伤仲永的哀叹
他的人生 不应徒留伤仲永的哀叹  在这张照片里,魏永康的笑容很暖,一如身边再普通不过的中年男人。他让女儿靠在身前,双手紧紧握住幼小的肩膀。那一刻,起落的曾经并未留下痕迹,他似乎只想牢牢抓住眼前的幸福。  影像只能记录生活,却无法留住生命。正如网友一众“慧极必伤”“天才陨落”的留言,只抓住“走麦城”的片段不放,却忘了生活从来就不是一条平坦笔直的大道。  在舆论场上,魏永康成为一个符号,一个被揠苗助长的反面典型。真是如此吗?  幼时的魏永康,“神童”光环加身,确与王安石笔下的方仲永并无二致。2岁时,别人家的孩子还在学走路,他已掌握千余汉字;别人家的孩子刚读初中,他已考上重点大学。这种“提速”和领先,离不开母亲的“陪读”与呵护。可等到成年,这份爱似乎又成了“害”。传闻中,他被高校劝退,原因之一是生活无法自理。  事实上,魏永康与方仲永有着本质的不同。仲永之所以为后人哀叹,是因为其父只把他当造钱工具,“日扳仲永环谒于邑人,不使学”,这才让他成年后“泯然众人”。而魏母所背负的“骂名”,其实更像是母亲的一种执念。她以为,只要孩子一心读书,就有锦绣前程。她眼中的成功,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。而魏永康被劝退的真正原因,也不是生活无法自理,而是知识结构不能适应研究所的要求。  魏永康“高开低走”,人们大可上下嘴皮子一动大谈教育理念,给魏母扣上溺爱的帽子加以批判。然而,望着家徒四壁的窘境,面对长年卧病的丈夫,如果不逼“神童”苦读,她又抓得住什么?又指望什么改变一家命运?曾经的无力和无助,让她把“早慧”的儿子视为救命稻草,她的辛酸又有谁懂?  收获学术金字塔尖果实的,注定是极少数人。或许,魏永康的退学只能说明他并不适合这条路。况且,魏永康并未失败,他活出了自己的成功——摆脱退学阴影,他有了爱人,有了可爱的女儿,组建了幸福的小家庭,也让母亲看到了自己的成熟。  “人最宝贵的是生命,生命每人只有一次,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: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,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,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。”保尔·柯察金的这段名言,不少人从小都背过。  其实,百炼成钢并非人人皆有的幸运。而衡量人生成败的,从来也不该是死板的刻度。只要你没有浪死虚生混日子,这一世就不算白过。  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白晶晶 责编:海闻